从中医谈神经症形成及其调理
时间:2013-09-24

按中医理论,神经症患者一般先天基础比较差,这种先天来自父母的遗传,中医讲的先天是指肾,“肾为先天之本”,而肾虚主要是指肾阴虚,因为“阴主收敛”,阴虚就收敛能力相对弱,那么情绪容易激动,敏感,头脑经常就会不停的想问题,多思多虑,这一方面使得神经症患者一般学习成绩较好,内向,但这这反过来又进一步消耗肾精,造成肾的进一步虚弱。当遇到特别的问题或者人生的某一时期,过度用脑,比如升学考试而过度学习,过度脑神经的兴奋,无法达到正常的休息睡眠时,又进一步使得气血的消耗过多,造成气血不足,这样就从单纯的肾虚进一步转为我们以前说的“神经衰弱”,其实就是肾虚加气血虚的综合症,现代的西医无法解释这种病症,就取个名字叫“神经衰弱”。而一旦神经衰弱开始后,在原来的个性基础上,就往往很容易就得了强迫症、抑郁症、焦虑症、恐惧症等神经症了。

我的治疗过程,一开始就在各种心理治疗有机综合的同时,进行生理上的调整,包括中医药和药食兼用的食物调整,效果尤其快。药物上首先是滋阴补肾的药物,同时又是补精气血和补肾的食物调理,并根据具体情况,适当配合疏肝解郁安神的药物。根据患者每个阶段的身体症状感受,辨证采取不同的调整方式。

从我最近治疗的几个案例来看,由于采用了身心同步调整的方案,他们好转和痊愈的速度连我自己都觉得意外的快。原来咨询的电话多,自从食疗一小段时间后,电话都少了,我倒觉得有什么问题,于是我自己打电话到患者家里,家里人都说现在很好了。这就证明了只要身体的机能得到恢复的同时,原来的心理综合治疗方法就能很快的发挥作用。这也进一步证明了我原来对于森田疗法的评价的正确性。

中医理论认为,治病先本于神,神未病,则病好治,神若病,则病难治。而神就是指一个人综合生命力和能量,我们的词语“精神”,其实就是说,神的物质基础是精,精能产生神;肾主藏精,肾虚就是肾所储藏的精血不足,精不足,那么精髓不足,脑神的物质基础不足,神就不足了。

从神经症患者的外在表现:头脑不灵光了、注意力不集中、反应迟钝、眼神木讷没表情等等,从中医上说都是神病的表现,不管这神病的原因是生理还是心理上的,总之神病就是难治疗,这也说明为什么神经症难于治疗好。

对于神经症的治疗,无论是什么方法,都要通过人本身的能量有一定的恢复后,才能更好地产生效果,也就是要神有了一定的好转,才能把治疗的方法发挥作用。对于日本的森田疗法,很多人其实没有理解住院期的意义,对于刚开始的一星期时间的作用,其实就是在于恢复人体的能量,然后才能实施森田后面的步骤。当然,由于森田本人没有学过中医,他无法从理论高度阐述住院初期的静卧的意义。我想,如果森田懂得中医,能在住院初期静卧的基础上,结合些中医食疗,那效果就更好了。森田的精髓在于他对于精神交互作用原理的应用,通过“顺其自然,不安常在,为所当为,忍受痛苦”的行动,阻断对于症状的关注从而尽量减少了提供症状能量;但是他的不足在于,对于本身虚弱厉害的患者,要想达到“顺其自然,为所当为”,确实不但要忍受极大痛苦,而且可能能量过度消耗,坚持不下来,也就无法去创造新的思维情绪反应模式了,也就达不到治疗的效果了。

综上所述,神经症的调理,要身心皆调,才能更有效迅速治愈。只要气血补足,就能强化“精神”,而各种的负面情绪,对应于负能量,背后也都是对应于各种的“邪气”“浊气”只要,有效进行“邪气”的驱逐,“正气”强化,强迫症等神经症的本质能量因素就得到解决,再结合目前有效的些心理治疗理念,强迫症的治愈就没有那么难了。而且,治愈后,不单单是没有了强迫症,更重要的是具有了达到比原来更强的身心,更强的能量的调节方法,生命的意义就更能达成了。